• <tr id="maiqx"><source id="maiqx"></source></tr>

    1. <form id="maiqx"></form>
          1. 洋蔥財稅
            南京注冊公司電話
            133-8211-1193
            注冊公司代理記賬服務平臺

            聯系方式

            133-8211-1193
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主頁 > 公司新聞 >

            中國一季度唯一增長的萬億級城市:南京怎么做
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?:??2020-05-12????來源?:??南京注冊公司?
              一個季度數據,決定不了什么,但卻是長遠格局的重要信號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+1.6%,這是一季度,南京GDP的增長速度,南京完成了一個幾乎不可能實現的目標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為什么這么說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2019年,全國共有萬億級城市17個,目前只有青島還沒有經濟增速信息,但山東一季度是-5.8%,考慮到青島在山東的分量(而且2019年青島經濟增速也和全省平均差不了多少),所以,大概率也是下滑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樣一來,南京幾乎可以確定是17個萬億級城市里,唯一實現經濟增長的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一季度17座萬億城市GDP增速(青島按照山東平均水平計算)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中國一季度唯一增長的萬億級城市:南京怎么做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疫情襲擊下,南京經濟為什么還能保持增長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1、“萬億俱樂部”里唯一的正增長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兩天,在自媒體上,斷斷續續有信息透露江蘇各地級市今年一季度經濟數據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其中,有一個特別亮眼:南京1—3月份,GDP達到了3247.41億元,實際增速達到1.6%,名義增速更是高達4.35%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不過,這些總歸是自媒體信息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但4月29日,《科技日報》網站上一篇報道在“無意”中證實了這個消息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可能是多少年來,南京一季度最低的經濟增速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但是,放在今年,這個數字,卻非常非常不容易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因為疫情,中國在春節前全面進入防控狀態,這對經濟影響非常大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我們做些比較,會看得更清楚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從全國大局來看,今年一季度中國GDP是20.7萬億,同比-6.8%,增速是1992年公布季度GDP以來最低的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正所謂,整體決定部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大陸31個省份,除了西藏實現了1%的正增長,其他30個省份GDP也全都是負增長,其中下降最多的是疫情中心的湖北(-39.2%)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其他經濟大省,比如廣東是-6.7%,山東-5.8%,浙江-5.6%,江蘇整體也是-5%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負增長,可以說是疫情下,不得不面對的一個問題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對一個城市來說,經濟發展格外重要。全國成百上千的大大小小城市競爭,不進則退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那一季度,各個城市的經濟增速又怎么樣呢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看南京,至少要放在兩個維度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一、是江蘇省內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作為全國第二經濟大省,江蘇均衡發展做得也不錯,13個市有9個在全國都能排進前50強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不過,據透露,今年一季度,除了南京,江蘇其他12個市無一例外都是負增長,其中,鎮江-9.4%下跌幅度最大,南通-1.4%是南京外表現最好的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在省內,南京大大縮小了和蘇州的差距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在江蘇,蘇州一直在經濟上壓過南京一頭,但一季度蘇州經濟增速是-8.3%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一正一負,蘇州和南京增速就相差了將近10個百分點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2019年一季度,南京和蘇州的總量差距還有將近1040億,今年這個差距已經縮小到496億,一下縮小了50%以上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中國一季度唯一增長的萬億級城市:南京怎么做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2、南京多年來第一次進入全國前10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如果放在全國主要城市里看,這也許是中國未來城市發展格局的一個信號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我一直說,中國經濟發展很重要的一個動力就是城市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就拿深圳來說,2019年一個市GDP是2.69萬億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是個什么水平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個數字超過了大陸18個省份,其中,排名第14的陜西2019年經濟總量是2.58萬億,還少深圳1000多億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那如果是把北上廣深四個一線城市2019年的GDP加起來,一共高達12.41萬億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全國GDP總量是99萬億出頭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等于四個一線城市,貢獻了全國12.5%左右的經濟總量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其實,很多發達國家也一樣,少數的重點城市往往事關一個國家的經濟大局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對于這樣的重點城市,一個衡量指標就是GDP能不能破萬億,加入“萬億俱樂部”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樣的城市目前有17個,這10多年,平均每年只有一個能成功晉級(2019年是廣東佛山)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南京在2016年GDP總量首次突破1萬億大關,成為全國第11個加入“萬億俱樂部”的城市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但其中,有個情況是,雖然前10中,有升有降,但南京始終沒有突破進入前10,2017年排第11,2018年也排第11,2019年還是第11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但今年一季度,南京排名改寫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南京連升2位,位居第9,也是第一次進入前10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其中有一個直接原因是,原本排名第9的武漢,一季度經濟直接下滑40.5%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但最重要的是,南京保持了高速的經濟增長,比如,以超過11個百分點的增速優勢,反超天津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另外,除了南京VS蘇州,在長三角另一個引人關注的關系就是南京VS杭州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杭州雖然有電商、數字經濟支撐,但是增長仍然是-4.8%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不過,總量上,杭州對南京仍然保持著130多億的領先優勢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未來,南京和杭州之間的競爭,可能是中國最有看頭的一場城市發展競賽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中國一季度唯一增長的萬億級城市:南京怎么做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3、南京為什么能?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從“錢”這個關鍵數據,也能看出南京的經濟韌性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一季度,南京金融機構本外幣各項貸款余額35200億元,同比增長15%,比年初增加1483億元,同比多增34億元,余額和增量都在江蘇保持第一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企業和普通人敢貸款,也是經濟活力的體現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一個反例就是,日本哪怕是負利率,也沒有多少人愿意去貸款。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那么,南京為什么能逆大勢增長?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里有三個關鍵因素。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1、是南京有工業的壓艙石。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南京的三產,比如零售等其實在整體經濟中也有重要地位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比如,號稱“中華第一商圈”的南京新街口,在2019年國慶時,日均人流量達50萬人次,著名的南京德基廣場2019年銷售額達到112.4億元(華東第一)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今年2月,南京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下滑了18%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但南京經濟有自己的“壓艙石”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如果說,杭州和南京最大的區別,其中之一就是產業側重不同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杭州在這次疫情中受到疫情的影響相對較小,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數字經濟,不光占到杭州GDP總量的1/4,而且一季度還保持了6.1%的增長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杭州數字經濟因為有阿里巴巴、馬云,大家都很熟悉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但南京在工業上,更有特色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南京的電子信息、石油化工、汽車制造、鋼鐵、軟件、智能電網、風電光伏、軌道交通等,在全國產業版圖中都有重要地位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比如,一季度,南京鋼鐵實現營收354億元,同比增長5.6%;工業總產值169億元,同比增長3.5%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揚子石化環氧乙烷、聚丙烯、丁二烯分別同比增產54%、2.9%、1.68%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些現在普遍“不受待見”的重工業企業,在關鍵時刻卻能讓經濟行穩致遠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南京百強企業前10名,不少是工業企業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2、是南京大塊頭的企業多。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南京目前有工業企業3.3萬家,其中,規模以上企業(年主營業務收入在2000萬元以上)有2600多家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南京規模以上企業數量不多,但單體規模大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另外,南京民營企業不夠發達,一直飽受爭議。比如,2019年江蘇民企百強中,南京只有11家企業入圍,和省內第二的地位顯然不相符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民營企業有活力,但是普遍抗風險能力也弱一些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大塊頭企業抗風險就相對強一些,復工復產組織難度也要小一些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有網友就透露,今年雖然有疫情,但像南鋼等一些南京企業根本就沒有停產,正常上班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相比之下,蘇州這次受到疫情的影響更大,一方面的原因就是民企多,依賴出口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因為國際貿易環境變化,依賴對外貿易的問題,其實幾年前就已經開始影響蘇州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2008年金融危機后,蘇州對南京經濟增速的優勢就逐漸消失,最終被南京反超(也有蘇州創新能力的問題)。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3、是南京這次疫情應對得好,也因此,復工復產更快更迅速。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南京在1月24日,也就是武漢封城的第二天,就啟動了一場大排查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在除夕夜,南京7000多工作人員上門,一夜排查完1.1萬多個重點人員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所以,南京在防輸入、防擴散上很給力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2月19日之后,確診病例數就一直保持0增長,并且在3月9日實現93個確診患者全部出院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而決定一季度GDP情況的,還有一個關鍵因素:復工復產的速度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南京步子顯然邁得更大一些,在2月7日就發布通告,2月10日逐步啟動企業復工復產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前后,南京新增確診人數還處在高峰,做出復工復產的決定是需要很大勇氣的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復工9天后,南京全市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復工2006家,復工率達80%,全市工業用電量恢復到去年同期的73%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在2月19日,新街口商圈大商場、著名的旅游景點夫子廟也恢復開放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到2月26日,南京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全部復工,用電恢復量全省第一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相比于往年春節初七上班,南京把這次疫情的直接影響時間,縮短到一二十天左右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而推動經濟恢復常態化,南京也下了不少工夫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比如,在3月9日,南京“一把手”就帶頭下館子,到了當地一家傳統小吃店,吃了碗鴨血粉絲湯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3月13日,南京又發放3億多元的消費券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3月19日,南京當地班子開會,全體摘了口罩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回頭看起來,這些好像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,很多城市后來也都在做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但這不是關鍵,關鍵是誰先做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在整體疫情形勢下,誰先做一步,不僅說明對疫情形勢有更大的把握,關鍵是背后的勇氣、魄力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后面這一點才是大部分城市發展中的重要問題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當然,一個季度的GDP數據,并不能決定一個城市未來的發展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但南京這次超越卻有3個問題,非常值得觀察: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1、從長三角內部來看,上海的龍頭地位,沒有誰能撼動,但對于第二把交椅,南京現在有了和蘇州、杭州掰手腕的更大底氣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如果加上寧波、無錫兩個萬億級城市,以及合肥、南通兩個城市進入“萬億俱樂部”也就是最近幾年的事情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樣來看,長三角在未來仍然會是中國城市競爭最激烈、經濟最活躍的區域(之一)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2、從中國東中西發展來說,武漢今年GDP極可能被杭州、南京超越,甚至像寧波、無錫等也有超越的機會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如果武漢元氣不能很快恢復,在前10的城市里,中部就沒了一席之地(鄭州一下還頂不上來)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3、從中國南北發展來說,南京趕超天津,在今年就有非常大的概率。不只是今年一季度,2019年南京經濟增速也比天津高3個百分點,而它們之間的差距不到100億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如果南京成功趕超天津,也就是說,全國排名前9的城市中,北方只剩下北京,其他8個都是南方城市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如果武漢恢復得快,或者天津速度不能再提上來,幾年后,可能前10的城市里,北方也只剩下北京一個代表。
            南京會計事務

            133-8211-1193

            南京企達人公司注冊、工商注冊、代理記賬、商標注冊、社保代理等一站式代理財務平臺
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